我在互联网大厂实习
您的当点位置:易名营销技术->百度排名->百度排名优化->浏览文章
百度排名优化

我在互联网大厂实习

来源:我在,互联,互联网,联网,网大,大厂,实习 发布:2020年01月22日 预览2

“进了字节的抖音,是不是天天可以光明正直地刷短视频?”,“腾讯微信事业部,卒业生月薪都3万起?”,“阿里如今很科技,是不是都是技术大神?”,“被称为狼厂的百度,加班会许多吗?”……

在国内科技互联网公司中,无论是BAT,照旧TMD都流传着许多传说。许多人通过不同视角探讨剖析大厂内部,而自然更敏感的实习生群体,对大厂的观察和体验也更风趣。他们经历层层选拔,为公司带来了富有活力的奇怪血液。透过他们的眼睛,互联网大厂的世界原来也如此多彩。

这次,编者与来自阿里巴巴、腾讯、字节跳动、百度、小米的实习生聊了聊。虽然实习生不足以完全代表团体,但通过他们几个月的工作生活,照旧能见微知著,发现不同企业的管理制度、工作氛围、营业战略、福利待遇、文化价值观等不尽雷同。

诸如,现在字节跳动处于急速扩张期,实习生路上席地写代码;市值缩水的百度有些焦虑,福利掉队技术不掉队;小米年轻敢用新人,实习生给1亿像素手机起配色名;阿里门槛高“习惯多”,实习生也要6轮面试才入职;腾讯微信大、更新次数少,员工慢工出细活。

让我们一路听听他们的故事。

“我在地铁站席地而坐写代码”

(小张字节跳动算法实习生)

我是来自一所名牌大学的硕士,研二时来到字节跳动实习,重要研究机器学习相干的算法,成果会在公司内部产品中应用,比现在日头条、西瓜、火山小视频等。

实习第一天对公司的印象就很好,当时和HR随口说“灯光有点暗”,她立刻联系房产部门送了个台灯过来。当然我最喜好的公司福利,是这里有许多学术交流的机会。

有一次,公司请到了一位图灵奖得主JohnHopcroft来访问交流,当时张一鸣也去了。这位白发苍苍的业界大咖被人群簇拥着,那天发表讲话的画面一向刻在我脑海里。这位预言“将来只有25%的人必要劳动”的顶级科学家,更加坚定了我从事AI算法事业的信心。

刚来字节实习特别很是新奇,天天很希望来公司,由于可以学到许多黉舍学不到的知识。比如,如何在企业里进行大规模计算。离开了温室科研,真实题目的解决场景比较复杂,百万级别数据和亿级别得到的结论,是不太一样的。

因为公司营业正处于极速扩张的状况九寨沟旅游包车,我天天工作时间“朝10晚10”,部门也执行“大小周”。

这段实习,让我养成了出门背着电脑的风俗,由于怕工作上“出事情”。有一次视频平台服务器挂了,后台立刻涌进了许多用户反馈。当时我在地铁上接到了Lark上的“报警”电话,立马在地铁站的角落坐下,开始写代码。

虽然工作严重,但特别很是高效,我们每周一开5-10分钟站会,周五开1小时周会,还会花半小时写周报,一样平常不发邮件,用Lark沟通。

工作日最放松的时刻是吃完午饭,和同事到公司楼下的院子里散步,开春的季节,阳光温顺,还有小鸟蹦蹦跳跳。消息、游戏、股票...我们无所不聊。我还经常去公司合作免费的健身房,一环游3次泳。

同事们特别很是牛,许多都是博士,但人特别很是nice,乐意分享和帮助我。虽然知道谁是leader,但是公司内部不讲Title,平时和同事互称名字,不提倡说某某先生。

公司有个“张一鸣被赶”的梗。说是有次张一鸣在会议室开会,时间到了没有结束,里面的人出来跟表面的同事说:“可以换个会议室吗?里面是一鸣在开会。”表面的同事反驳:“不好意思,我们公司不讲Title。”

这也是让我喜好这家公司的地方,在争夺卒业转正的机会。

“我听过码农吟诗,看过凌晨二点的百度”

(N同窗百度算法研究实习生)

我在互联网大厂实习

来百度之前,我甚至都不用百度;来百度之后,在午饭时吟诗的伙伴、陪我讨论到凌晨2点的T8高层、让我长胖10斤的美食,这些回忆让我在离职的时候哭了。

我是一所985大学的硕士,圈子里的学长保举来百度实习。也有拿到其他大厂的实习offer,但由于不盼望打杂,照旧想在核心部门得到成长,而腾讯和阿里算法方面核心的研发部门不在,于是就来百度了。

我是2019年5月入职的,原本以为leader会让我先认识一下工作环境。没想到刚入职就开始上手工作。这里的工作氛围分外push,节奏很快,刚工作的前两周还没适应网站关键词优化,晚上回去基本都是倒头就睡,偶然和室友聊天时就睡着了,室友第二天说:“怎么聊完一句就没声了?”

在百度暑期实习中,工作内容重要是实验和写论文,百度的实习生权限很高,可以接触到特别很是核心的东西,我和同事们一路研发新的算法,并向一小我工智能顶会投了一篇论文,如今在等效果。

有段时间很崩溃,模型做了3个月,照旧没效果,压力特别很是大,经常凌晨回家。但同事很温暖,会专门找我交心,还一路去吃火锅放松,但是其实他们压力更大,背负着KPI考核。后来模型终于做出来了,发现我们是最好的,吊打其他公司,特别很是有成就感。

百度做技术的氛围特别很是单纯,向导和我们一样的工位,坐在我们中心,有题目一路分析,甚至有T8的高层陪我讨论到凌晨1、2点。其实他们特别很是忙,一点假都没有。

今年开始,百度股价不太悦目,上层会给向导施加压力,但向导会把压力承担起来,跟员工说不要急,鼓励大家用更多时间做更好的产品,而不是急于求成。

百度正视技术,"技术让复杂的世界更简单“的标语印在咖啡杯上,但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地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”的诗情画意,感觉是融在百度人的骨子里。

我们办公室的名称都是用词牌名命名,我最常去的办公室名为“水龙吟”。大家都会觉得程序员比较木讷,但我经常看见几个老员工在工位过道,一路大声吟诗或朗诵经典。

我在实习期间胖了也许10斤,由于这里伙食分外棒,曾经有一个美食博主走进百度食堂拍Vlog。而且百度食堂价格很便宜,一顿饭也许15-20之间。虽然百度的待遇确实差点,比如饭补包含在工资里,但和在其它大厂相比,这里高级技术人员没架子,感觉本身在百度获得了成长。

“在阿里,我见到了喜好十年的民谣歌手”

(李晨曦阿里巴巴UC神马算法实习生)

我是一名浙大研三控制工程专业的门生,在阿里巴巴创新营业事业群UC事业部的神马搜索营业实习了将近一年,做算法研发方面的技术工作。

我在校内论坛里看到了许多大厂的内推机会,但阿里是国内最大的互联网公司,许多产品深刻改变着我们的生活,谁不想进如许的大厂呢?

我在互联网大厂实习

但是进阿里确实不容易,有许多名牌大学同窗一路同场竞争。暑假校招实习面试一共6轮,包括现场给出标题写代码解答,最终才拿到了实习offer,也算是很荣幸的“佼佼者”。

进入大厂就要入乡随俗,平时同事之间会称呼名字或诨名,阿里有一个诨名体系,员工在入职时可以取本身的诨名,我的导师诨名叫羽石,我本身的诨名是“嘻嘻”。

入职那天我特别很是开心,不过从黉舍第一次进入这种规模的大厂里,实习的第一天我全程是懵的。面对全新的工作氛围,还有陌生的同事,多少有些不适应。幸好阿里的文化是比较活泼轻松的,大家都互称同窗,我的一位师兄成为了我工作中的导师。

假如要普通地诠释我的工作内容,就是用AI识别网页质量和判断图片质量。这个算法有什么用呢?就是我们在搜索时,会判断网页和图片质量的高低,把质量高的内容往前排,进步用户体验。

来阿里以后,我做的第一个项目是判断网页质量的算法,由于算法没有预期结果好,将近一个月,我一向在尝试如何改善,感觉天天都很艰难。

但我的导师鼓励我勇敢设想,就算没有效果也不用考虑产出。在他的建议下,我把处理图像和处理笔墨的算法模型融合起来用,最后顺利应用到神马搜索产品中,这让我特别很是有成就感。

算法落地可以算是我在阿里的“高光时刻”,这也是我实习生涯紧张的成绩。

在阿里比较正视沟通协作,有项目的时候会隔天,开一次10分钟例会。我们部门日常的例会、周会,我都会参与到,还会与同事们一路合作完成报告。

我天天的工作时间是早10点到晚9点,食堂提供一日三餐,口味多、价格便宜,还有晚上的酸奶、水果等夜宵。我最喜好的是食堂做的肉夹馍,我本科在西安读书,感觉味道照旧很正宗的。

在阿里实习期间,记忆中最激动的是见偶像。记得也许是在去年10月份的样子,蚂蚁金服举办歌手大赛,有歌手在办公楼楼下试音。我正在餐厅吃着饭,听到了我最喜好的一个民谣歌手的声音,一开始以为只是某个同事在cover他,但是试音结束后,越想越觉得肯定是“他”。

第二天正式汇演,我一早就去占位置,果然压轴嘉宾出场的时候,我真的看到了他!他平时只在LiveHouse开演唱会,我喜好他十多年了,一向没有机会去看他的演唱会,没想到在阿里这么近距离的看到他,算是圆了我的一个心愿。

无论是否在阿里,我都有“认真生活”。但是来了阿里,我确实学会了“快乐工作”。

“我为小米1亿像素手机起配色名”

(佳明小米中国区市场部实习生)

我在互联网大厂实习

作为一名来自工商大学的大四生,这是我第二次在小米实习了,这次工作的部门是中国区的市场部。我乐意再来小米实习的缘故原由很简单:我认同这家公司。

其实我实习的时候有许多选择,比如微软、华为,但是最终照旧选择了小米。同为世界500强企业中,小米比较年轻,我觉得也更有潜力。

中国区市场部这个部门很核心,但这个部门是三个月前才刚组建,大家职责划分没那么明细,所以比较敢启用新人。

在小米工作时,大家都很强调服从。刚入职的时候,跟同事也没有太多交流。由于小米在三个月里连开两场发布会,这段时间他们确实很忙,有人甚至加班到夜里三点。

我的工作量没有同事那么大,平时的重要工作是跟一些项目,比如参与招标,或是给小米手机的官方微博想想文案,看到本身的文案,在2800多万粉丝的账号发出来,心情是很激动的。

这次小米新品发布会我也有参与,我在小米实习中最自大的事情,就是新发布的小米CC9Pro手机,配色名“暗夜魅影”是我所起。大家应该都有听说过,这款1亿像素的手机。

新手机有三个配色,当时我们的产品经理就随口说,我可以想想黑色手机起个什么名字好。由于这款手机是面向年轻人群体,想用“夜”来代替“黑”凸显年轻化。我连想了几个中国风的名字都被否,向导说还可以国际化一些。

在小米的市场部工作氛围,更多靠本身驱动。假如那天晚上我回去,就把这件事放下了,对我也没啥影响。但是我始终觉得是个事,就在手机上列出了一系列与黑有关的词,从“歌剧魅影”里得到灵感,选了“冷夜魅影”这个名字。第二天跟我们产品经理一说,她把“冷”换成了“暗”后,直接拍板用了这个名字。

发布会那天,我跟同事站在舞台屏幕侧面,看到了PPT里的“暗夜魅影”,当时想马上拦住身边的同事,告诉他们这名字是我起的。不过看到他们很忙,照旧忍住了,拍张照片发给我女同伙,跟她分享了我的激动。

小米在今年9月份,搬到了五彩城的小米科技园,这边环境比之前好许多。7栋办公大楼的地下一层都连在一路,都是可以吃饭的地方。小米的面条分外好吃,天天提供的面种类不同。刀削面、油泼面、热干面……一个周都不带重样的,加3块钱还能多买一个鸡腿。

一顿饭也就在20块钱以内,虽然不是免费的,但是这边的工资高于我的预期。在小米,实习生的工资按时月结。我认为,比起我那些天天赚120块钱的室友,我简直太幸福了。

我觉得年轻化的公司就是如许。工作的时候给每小我平等的机会,也给每小我相称的报酬。

“我在微信温文地思辨”

(罗同窗腾讯微信PM实习生)

我学的计算机专业,在黉舍的时候做过课程表应用,之前也在滴滴做过产品岗位的实习,积累了许多产品相干的实习经验。正是这些雄厚经历,让我通过腾讯校招,拿到了微信实习的offer。

微信总部在TIT创意园,炎天的潮湿、阳光刺眼,祥瑞物“气泡狗“开心地微笑着。我从异地赶来租房实习天津网站制作,刚开始会觉得一小我有些孤独,但在微信工作后,我收获了许多温暖。

思辨和温文,是我在微信实习的两个关键词。思辨表现在这段实习期间,启发了我对用户侧需求分析的认知,温文表现在微信自己的特征、工作节奏和人文关怀上。

由于微信的风格是胁制,今年只大更新了3次,不会为上线新功能而频繁打搅用户。

因此,我们的工作风格不会分外紧迫,忙但是不高压,没有完不成就走人的事情。我来的第一周预备工作相干的杂事,和同事们讨论营业,直到第二周才正式接触工作内容。而之前在滴滴的时候,由于有很强的营业需求,所以一上来就会接手许多工作。我们工作5天,工作时间比较弹性,一样平常上午10点至晚上9点。

张小龙曾说过:“微信旨在为生活进步服从,而非争取用户的停顿时长”。和头条等精准保举的产品不一样,微信对于用户体验的寻求更人文,偏向于主观感受、方法论,而不是数据、指标导向,我们可以更纯粹地思考用户需求。

这也是我在实习期间最大的收获,对于产品的需求分析、理解更加深刻,尤其是用户侧体验的东西。

实习期间,许多事情可以表现这一文化。由于即便微信2、3级入口,访问量也在上万万级别,所以一些边边角角的功能,也显得分外紧张。

我在实习时做过一个小优化:之前用户在文件欣赏的时候,过了一段时间忘掉保存,文件经常就缓存过期。后来我们根据文件的大小,智能延伸文件的保存时间。我还和小伙伴一路做了一些其他新功能,但是如今还没上线。

微信是腾讯的核心事业群,然而他们招实习生并不肯定是忙不过来,而是follow一下校招计划,所以实习生的成长和导师更加相干。假如导师不经常派义务,你可能会正常时间点就放工,然后时而会和大家一路玩狼人杀。但我实习时,会做相对自力的策划,跟进产品的优化,有次由于工作上的疑心,隔壁组的组长还和我聊了2小时。

我们工作的氛围自由、天真。开会的频次不高,从办公室的数量就可以看出来。微信一共有接近3000人,但1楼只有4个会议室,一共4楼,每间会议室容纳十几小我。有工作需求的时候,一样平常就是3、4个同事去茶水间讨论。最开心的一点,是不要求写日报、周报。

除了工作,我还在微信体验了很粘稠的人文关怀,和同事们在食堂一路吃饭时聊八卦,参加内部游戏产品的内测,约技术总监聊新人的疑心……

网传微信员工都是“金领”网站建设费用,现实上许多也没有那么高。虽然在微信有留用机会,但因为城市、薪酬等缘故原由,我如今去了其它大厂,预备开启忙碌的正式职场生涯。

来源:Tech星球